官方应用下载

Qrcode
和姑娘聊文学

「聊斋志异」里的各色知己

  • 筠心_ 发表于 探戈

文:筠心      图:人文版《聊斋志异》插图

青衫红袖两多情  敢为妍媸负旧盟美满姻缘成就日  心香一瓣谢和生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瑞云》

✤  不以妍媸易念

一个是“色艺无双”的名妓,一个是“才名夙著”的穷书生,两人心心相印又如何?左不过霎那间交会,转瞬东西,哪里敢奢望做长久夫妻!然而,天意成全,亦是考验:瑞云遭仙人点额毁容,从此门前冷落车马绝迹,“蓬首厨下,丑状类鬼”。

幸好,贺生“不以妍媸易念”,他变卖家产,竭尽所有,为瑞云赎身,并娶作妻子。何也?故事中,贺生两次提及“知己”。一处:“穷踧之士,惟有痴情可献知己”,彼时她有绝世之姿;另一处:“人生所重者知己:卿盛时犹能知我,我岂以衰故忘卿哉”,此时她自惭形秽。

结尾很圆满,仙人再次现身,一盆水洗脸,瑞云“随手光洁,艳丽一如当年”。这自然是蒲松龄锦上添花,对贺生和瑞云怜才多情的嘉奖。

反过来,设若无贺生之类的真才士出现,那么仙人之举是否弄巧成拙?现实生活中,不也常有一只看不见的手,旦夕间调转乾坤。环顾四周,贺生者有几多?

✤  知己之感,许之以身

乔女是《聊斋志异》里著名的丑女——肤黑、鼻裂、腿瘸,好不容易出嫁,可没多久丈夫又死了。贫困之下她求助娘家,却遭母亲嫌弃。这么个奇丑无比的穷寡妇,居然被择偶挑剔的孟生看中,几次三番上门提亲,想娶她为续弦。

面对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,乔女拒绝得铿锵有力:“饥冻若此,从官人得温饱,夫宁不愿?然残丑不如人,所可自信者,德耳;又事二夫,官人何取焉!”铮铮然,宁饿死不失节的贞烈女子。

可是,孟生暴亡后,乔女却主动跑去他家吊丧;又抛头露面,上衙门告状,帮孟家追回被无赖侵吞的田产;还抚育孤儿,直至其成家立业。无名无分,却做足遗孀所有,用尽一生一世报答孟生的知遇之恩。蒲松龄赞乔女:“知己之感,许之以身,此烈男子之所为也。”

同样,透过表面的尘埃,辨识美玉的本质,亦非众人能办到。因此,有着超乎寻常知人之慧的孟生,获得国士之报也在情理之中。

朴陋衣冠骾介身  车中慰赠亦前因为卿夙夜蒙霜露  不惜珠花持与人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神女》

✤  重花者,非贵珠也

《神女》属于“佳人赠金情意重”的老套故事,所特别之处,是接受馈赠的米生,他的所作所为。只因屏后一面之缘,神女慧眼识人。后米生遭无妄之灾,家产荡尽,秀才被革除,于途中偶遇神女。对方自髻上摘珠花,嘱咐其变卖,以便上下打点,恢复功名。

而米生却珍藏珠花,甘心贫贱。清正耿直,不苟随俗的性格,使得他不屑攀附权要,以求仕进。他宁愿从头开始,重新考取功名。可当神女有难时,视品节如性命的他,竟不惜丧节,以珠花贿赂权贵。

事后,神女之兄以黄金百两申谢,他拒道:“所以然者,为令妹之惠我无私耳;不然,即万金岂足以易名节哉!”

晚清名臣盛宣怀之女,盛爱颐一把金叶子赠别宋子文,与神女事相类。不同的是结局,宋负心,别有怀抱,让佳人空等七年。发迹后,宋虽救盛侄子于牢狱,可那对于行政院长的他来说,不过是大笔一挥,与“贞介士”报恩不可同日而语!

✤  不舞之鹤为羊公辱

聊斋《叶生》与唐陈玄祐《离魂记》异曲同工。淮阳叶生,“文章词赋,冠绝当时”,科举场上却屡屡铩羽。心情沮丧,兼愧对赏识自己的县令,很快他形销骨立,撒手人寰。此后,离魂追随知己三四载,直至考中举人,衣锦还乡,方知已是泉下人。

这个凄凉故事的结尾,蒲松龄大发身世之叹:“魂从知己,竟忘死耶?闻者疑之,余深信焉……天下之昂藏沦落如叶生其人者,亦复不少,顾安得令威复来,而生死从之也哉?噫!”

如叶生者,不就是蒲松龄吗?十九岁以县、府、道第一名考取秀才,之后却不能更上一层楼。“时数限人”、“文章憎命”、“黄钟长弃”、“非战之罪”等等,皆是蒲松龄借叶生酒杯,浇自己块垒。

而对于自己的“令威”——淄川县令费祎祉,蒲松龄在聊斋《折狱》末,有如下感慨:“过蒙器许,而驽钝不才,竟以不舞之鹤为羊公辱。”意谓科举受挫,辜负了赏识者厚望。

愿聆雅奏拜门墙  暗里良缘撮合忙绣阁焚香操缦候  分明一曲凤求凰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宦娘》

✤  得聆雅奏,倾心向往

聊斋《宦娘》是一则“爱人结婚了,新娘却不是我”的凄美故事。没落世家子温如春擅长琴艺,其水准可谓“此尘间已无对矣”。一次偶然借宿,他对少女宦娘一见钟情,却遭其母拒婚。那晚,他永夜抚琴,以解怅然。

不久,温移情名门闺秀葛良工,因家境寒陋,求亲再次被拒。可冥冥中却有助力,一系列不可思异:先是良工捡到一首怀春词;再是刘公子座位下一只女鞋;最后葛家特有品种,绿菊花居然现身温家。

以上种种促成温葛联姻。但怪事并未休止,每晚琴自动奏响,仿佛有人拜师学艺,刻意模仿。拿古镜一照,真相揭晓,弹琴者竟是宦娘。

因为人鬼殊途,宦娘无缘与温为偶,但她“得聆雅奏,倾心向往”。真挚的知音之情,使得她出手为温葛牵线,成全琴瑟之好。“只要爱人幸福,新娘不是我,又有什么关系!”这样无私、纯洁、深沉的爱,想来并非冥界独有。

✤  士为知己者死

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穆念慈与杨康,定情于比武招亲;《聊斋志异》里的连城与乔生,缘起于绣图题咏择婿。乔生的两首诗获连城褒奖,芳心暗许。可是,嫌贫爱富的父亲不过是拿征诗做幌子,意在钓金龟婿。因此,寒门学子乔生自然没戏。

身不能至,心系念之。连城逢人便赞乔生文采,还偷偷遣人送钱资助其读书,并且断言:“以彼才华,当不久落。”对此,乔生佩恩戴德,直感叹:“连城我知己也!”

不久,连城病重,需要青年男子心头肉一钱和药,乔生毫不犹豫挥刀自剜;之后,连城故去,乔生一痛而绝,以身殉情。如此惊天地泣鬼神,让蒲松龄于心不忍,笔锋数转,跨越生死的两人终成眷属。

蒲松龄以田横部下五百壮士自杀效忠,高度颂扬乔生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精神。至于连城的名字,或许寓意卞和怀抱的那块连城之璧呢。

作者:筠心,喜欢读旧书的70后,从竹影江南到郁金香之国,美篇签约作者。

谈风月,解情困,为民除害。

《西厢记》撩妹手册:元代人如何撩出新花样

凯娃子 · 发表于探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