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方应用下载

Qrcode
和姑娘聊文学

「青楼韵语」明代青楼职业培训手册,1000字说明白察言观色

  • 墨三少 发表于 探戈

「青楼韵语」的另一个名字叫「嫖经」,诞生于明代,初闻此书,小编不禁感慨真是三百六十行,行行都有干货。虽说是套路,里面还是有点意思的,不全然是鸡汤。风月场中的识人本领,可不是鸡汤能灌出来的本事。

「嫖经」的诞生

明代人具体是怎么逛青楼的,我们无法亲身体验,只能从三言二拍等小说窥晓一二,古代青楼女子的风流,肯定和如今夜总会的坐台小姐是不一样的。没有贬低的意思,只是不同时代追求的愉悦不一样罢了。放在明朝提倡朱程理学,压抑人性的大背景下,这本书的编纂者以及拥护者,大多是对封建礼教的叛逆者,他们对大多官场失意,对科举功名灰心,把儒家经典看得一钱不值。于是他们针对明朝科举必考的「四书」,「五经」,照猫画虎创作了「嫖经」并且逐条加以注解,这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本身就是风流才子对于科举制度和封建礼教的莫大嘲讽。

绣春刀中刘诗诗饰演的青楼女子

「青楼韵语」善本难寻

明清《青楼韵语》古籍的善本难寻,当今可以搜录到的是民国时期的版本,分为上下两册,上册是《青楼韵语》原书,下册是当时同类书籍的合订本,可见此书在风月界的地位。抛开古籍的收藏价值,我们先看看这部奇书的内容。

男女虽异,爱欲则同;男贪女美,女慕男贤。

鸨子创家,威逼佳人生巧计;撅丁爱钞,势催妓子弄奸心。

且如寻常识见,皆由绳准之中;设若奇巧机关,更出筌蹄之外。

若不运筹,定遭设网。

调情须在未合之前,允物不待已索之后。

初枕花柳,最要老成;久历风尘,岂宜熟念。

若要认真,定然着假。

对新妓谈旧妓之非,则新妓生疑;调苍姬怜雏姬之小,则苍姬失意。

痛酒勿饮,寡醋休偿。

宁使我支他,莫叫他闪我。

初厚决非本心,久浓方为实意。

欲买其心,先投所好。

志诚感默,叫跳动狂。

爱饮酒杯,常备刘伶之具;擅知诗句,多谈杜甫之才。

更要出语随时,亦忌转喉触讳。

伴黑者,休言白者之莹;对贫者,勿夸富者之奢。

大家规矩,自是不同;科子行藏,终须各别。

驽骀遭遇,必藏骐骥之良;蚌蛤生辉,决蕴贝珠之贵。

合意人出言便及,忤情客失口不谈。

敬事而及主,睹物以思人。

偷鞋惹诎,剖帕见情。

屡问不言由意背,才呼即应为情亲。

胶漆既投,倘遇言差休见责;云萍初会,如逢失礼莫生嗔。

憎中曾致爱,讪久却成非。

行事太宽,却为宽中而见侮;存心稍窄,多因窄处反投机。

逢人夸盛德,是乃常为;对友数归期,亦其熟套。

自薄渐厚者久,初重后轻者疎。

事要乘机,言当中节。

偏宜多置酒,莫怪不赔茶。

串可频而坐不可久,差宜应而债不宜询。

举止轻盈,终于卖俏;行藏稳重,乃可从良。

初会处色,久会处心;困妓慕财,时妓慕俏。

情不在貌,色要择人。为情者,嫫母可以同居;为色者,西施才堪并处。

约以明朝,定知有客;问乎昨夜,决对无人。

走死哭嫁守,饶假意莫言易得。

抓打剪刺烧,总虚情其实难为。

小非当释,微愿须从。小非不释则巨患必兴,微愿不从则大事难期。

俊友若携愁夺趣,余钱多带定遭差。

村客遇俏姬,而俏姬情不在;中人请下妓,而下妓心反专。

其趣在欲合未合之际,既合则已,其情在要嫁不嫁之时,既嫁则休。

托朋友以寄意,凭渐讪以调情。

孤老婊子,尚有偷期;才子佳人,岂无密约。

小言勿失,私语当听。

雏性易训,一训而易失;苍心难好,一好以难灰。

蹙额告乎家事艰,知其相索;锁眉诉乎借贷广,欲我相偿。

休认有意追陪为有意,莫将无心言语当无心。

虚嚣者易跌,尊重者难调。

夸己有情,是设挣家之计;说娘无状,欲施索钞之方。

留意于顾盼之内,发情于离别之间。

只须应马呼牛,最要手长脚短。

彼若传情须接应,不然失望;伊若逆意要知机,不然遭闪。

交愈久而敬愈衰,此其本意;年渐深而情渐密,乃是真心。

使钞偏宜慷慨,讨情全在工夫。

潘安孔兄同路,而使妓欢;翼德味道并驱,不遭人议。

只可以片时之乐,而解往日之仇;不可以一朝之讪,而废平日之好。

寄谜总佳,饶汝聪明多费想;复炉难美,任君伶俐也遭亏。

妓钻龟而有玷,朋截马以无能。

宁结无情猱旦,莫飘有意龟姿。

乖人唯夺趣,痴客定争锋。

谀言叠至知相索,讪语频来定要闪。

跳槽难求实好,梳笼唯慕虚名。

莫将势厌当以情亲。

讨好则千日不足,搜过则一时有余。

频频唤酒不来,厌房中之久坐;叠叠呼茶甚急,愿堂上之速行。

口头寄信非无意,眼角传情实有心。

题诗而寄意,歌曲以伸情。

三年一岁添,半载两诞遇。

赠香茶,乃情之所使;投果核,则意欲相调。

数四相求方见面,欲抬高价;再三反浼要扳情,防有别因。

痴心男子广,水性妇人多。

他奸要识,邻美休夸。

久于舞榭,易结好缘;才入歌台,便生恶晦。

枕席虽尽乎情,彼此各了其事。

入门来大小皆惊,相见时童仆亦喜。

最要鸨欢,岂宜猱悦。

弃屋借钱因恋色,其意安乎。披霜带月为扳情,是谁迷也。

移春向幽僻,追絮任飘飖。

堆垛入秦楼,经营游楚馆。

营运多方,已拚经年游柳陌;行装刚促,始于今夜宿花街。

银海边许多美貌,朱唇中无限娇姿。

苍生好色偏花钞,老妓开门定贴钱。

买心多费钞,得趣便抽身。

杂情频换色,坚意不生心。

一日三番酬厚意,十朝半月叙交情。

隔年偿宿债,间日抱花眠。

识趣赏音携友乐,此实堪钦;暮来朝去畏人知,是为可笑。

谈朋过失方是好音,夸友贤良决非佳兆。

悬榻既下徐孺留,今犹如是;丰酒不设穆生去,古亦皆然。

跳跃相迎真是厚,叮咛致意岂为疎。

他人之异从姬说,乃指卖好之路;已妓之私向友言,是开引贼之门。

朝则茶,暮则酒,只为孤老;贫能周,患能济,乃是情人。

初摭是其体面,久遣决少真情。

吁气多因心不惬,出神定有事相关。

鸨子来陪,定然有故;友人替念,必受其私。

日久佳人翻作道,年深子弟或成龟。

寄信寄书,乃发催钱之檄;赠巾赠扇,实抛引玉之砖。

客交千个假如也,情在一人真有之。

他有嫁娶之人我不解,为他填陷;我有剪烧之妓他不识,替我坫垓。

久念不驯曾着闪,才调即顺恐非真。

多情频见面,薄幸少相逢。

离合有期,忧同戚而笑同欢;所求无厌,少则与而多则许。

探实言于仓猝,勘虚情于寻常。

对王面赵,是亦可嫌;抱李呼张,此尤当怪。

替友殷勤为探使,为花牵引嫁东风。

近离尚恐情疎,久别岂无心变。

怨日色之落迟,以实人意,恨鸡声之报早,乃诱客心。

迂言说谎,盖不自由;发誓拈香,听其自顺。

大凡看相,终是虚工;若到无言,方为妙境。

眉与目虽是相扳,口共心决然不应。

梳洗尚新,想适间之寝起;杯盘既设,知刻下之邀宾。

起坐不常,决心中之事忤;惊疑无定,恐意内之人来。

人之交游则一,情之形状不同。

苍颜子弟,世上多闻;白发花娘,人间少见。

搜枯令以酒报仇,认真情遂为飘缚。

声名出于众,致使眼高;颜色不如人,惯将物赂。

诱多方见厚,劝久反为疎。

棍飘当议四王,雏妓亦称五虎。

道有旁门,尚难洞晓;色无正路,是亦难知。

烧剪频而必滥,赀囊富而定贫。

手口未能全,纵设誓盟皆枉矣;性情不相合,虽成交往也徒然。

子弟钱如粪土,粉头情若鬼神。

频允物,担雪填井;不使钱,掩耳偷铃。

人物丑而家业趁,理无太足;形容美而情性愚,事不十全。

有百年之夫妇,无一世之情人。

填还满而客便去,缘法尽而人自开。

抱枕书眠,非伤春即病酒;挑灯夜坐,不候约便想人。

声气相应,方是一心;彼此怀疑,定然反目。

才饮便呼巨盏,是催客去;倚门长望凝眸,为盼人来。

门户早关,必今宵之有客;尊卑宴起,决昨夜之无人。

玉颜容易得,今可比之摘花;红粉最难驯,古亦谓之缚虎。

通宵快乐,犹如马上执鞭;顷刻欢娱,却似江中撒溺。

为财者十有八九,为情者百无二三。

精神有限,岂可久劳;聚散不常,且宜混俗。

遭溺丈夫,不解堕于陷内;着迷君子,岂知落于彀中。

搜引变态,不能有穷;玩味是编,未必无补

风尘中定有真豪杰

风尘处 英雄第

虽然嫖妓宿娼本来是买卖关系,但是从「青楼韵语」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,这些青楼女子以情为重,在在人格上、爱欲上追求男女平等,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会,强烈的矛盾中可以看出青楼女子们女权意识的觉醒。这些风尘中柔弱的女子,却是反抗封建礼教的先驱。

本文由青莓独家原创,转载需授权,违者必究。

谈风月,解情困,为民除害。

「王小波15年忌日」来听这些北京作家聊聊他们眼中的王小波

汤博 · 发表于探戈